学术研究

办事指南 建言献策 机构设置 良渚资料库

当前位置: 名人论摘名人论摘

“渚水萦回——2015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进校园?良渚文化专题”学术之夜回顾

作者:良渚文化遗址 来源: 发布时间:2016/11/4 14:45:00 点击率:923次

  渚水萦回,繁盛的良渚文化盘旋往复于广阔的时空,在中国史前文化格局和早期文明进程中扮演着十分特殊的角色。由于地缘和资源的特点,良渚社会的精英们创造并实践了同时代其他复杂社会所无法比拟的用玉制度,为后人留下了神秘又精致的玉器,等待被解读。而良渚文明又不止于此,除了广为人知的玉文化,层出不穷的考古新发现不断带给我们惊喜,也每每更新我们的认识。今年参评2015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的三项成果,就是对良渚古国时空变迁的一场集中展示,也是对良渚社会的一次全新探索。外围水利系统的发现,令良渚古城的结构布局日趋完整,更以其恢弘的体量展现了5000年前古国“都城”庞大的治水工程;江苏兴化、东台蒋庄遗址的发现,将良渚文化的疆域明确扩大到环太湖地区之外,从空间上开阔了我们认识良渚古国的视野;上海松江广富林遗址的大规模发掘,则为“良渚去哪儿了”提供一份完整的答卷,是从时间上对长江下游区域文明进程的延伸。
  2016年5月13日晚,“渚水萦回——2015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进校园·良渚文化专题”学术之夜在北京大学李兆基人文学苑举行。该活动由中国文物报社与北京大学中国考古学研究中心联合主办,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信息资料中心承办。“江浙沪”三地的考古学家们集体亮剑,带来良渚文化新的材料、方法和视角,在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秦岭副教授妙语连珠、循循善诱的主持下,开始了一场穿越时空的良渚对话。整场活动学术氛围浓厚却又轻松愉悦。
深入浅出、全面细致的学术汇报
  江浙沪的考古学家们三个精彩的报告,把不同空间、时间的良渚文化串联了起来。上海松江广富林遗址说明了良渚文化并不是孤立存在的,而是从更早的崧泽文化,到良渚文化,到广富林文化,直到历史时期的遗存,从时间上展示了良渚文化向前和向后的延伸,解答了良渚文明去哪儿了的问题。江苏兴化、东台蒋庄遗址则展示了良渚文化在空间上的拓展,超出了以往我们关于良渚文化的分布区是在环太湖地区和长江三角洲地区的传统认识。蒋庄遗址既有良渚文化典型的玉璧和玉琮,又有陌生的陶器和随葬形态,这可能是空间距离带给我们的问题和挑战。回到良渚文化的核心区,100平方公里的良渚古城外围大型水利系统,把“渚水萦回”带入第一个高潮。
  时空拓展、智慧交锋的学术沙龙
  在主持人秦岭的“循循善诱”下,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刘斌、南京博物院考古研究所所长林留根、上海博物馆考古部主任陈杰、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教授赵辉、张弛、孙庆伟六位长期奋战在考古工作第一线和学术前沿的嘉宾,与大家一起分享和讨论这三个项目带给我们的启示。
  刘斌首先从良渚古城和整个良渚遗址群的角度解读大型水利设施能够营建的背景和条件。从1936年发现良渚文化,到1986年发现反山高等级墓葬,再到2006年发现良渚古城和现今良渚水坝,良渚文化一步步走向真实。良渚古城和水坝除了考古发现本身的重要性,更重要的是改变了我们的观念。良渚古城的面积达300万平方米,外郭城有800万平方米,而水利系统的范围则达到了100平方公里,说明当时城市的规划设计至少有100平方公里。这些发现引发其他地区的考古学家大胆解放思想,到更大范围寻找古人的遗迹。
  张弛教授对刘斌的数据更感兴趣,他将良渚文化的几个数据跟同时期的其他文明做了比较。良渚水坝范围100平方公里;良渚遗址群42平方公里,包括130多个遗址点;良渚古城3平方公里;古城外郭城8平方公里;古城中间土台30万平方米。跟良渚同时期的世界文明,比如印度哈拉巴和莫亨佐达罗这类大的城市文明,面积8平方公里,跟良渚古城外郭城等大,但是良渚城外还有130多个遗址42平方公里的良渚遗址群;两河流域最大的乌鲁克文明,400万平方米的城市,刚好把良渚城盖住,落在城外的环壕里。从时间上看,中国青铜时代的文明中,二里头遗址的面积是400万平方米,同样正好压住良渚古城的边缘,落在环壕里。而二里头之所以被称为最早的中国,是因为它有一个面积10万平方米的宫殿区,相当于莫角山土台的三分之一。稍晚的有文字记载的殷墟遗址的面积为30平方公里,仍然不到良渚遗址群的42平方公里。显然,张弛把“良渚文明”放在了一个相当高的位置。
  站在良渚古城为中心的立场上看良渚是一种景象,而从空间上,从江苏的苏南到苏北,在良渚文化分布的边缘区域,良渚文化别有一种精彩。林留根所长肯定了江浙沪从5000年前就是一家,江苏地区的考古发现更加丰富了良渚文明的内涵。随后他强调要开拓思维,要像刘斌一样敢于构想,这才是考古学家对中国历史研究的贡献。林留根最后不无自豪地介绍说蒋庄遗址严格按照考古规程发掘,清理出墓葬的痕迹,做到了最大程度地保存信息量,为后续研究提供了基础。
  赵辉教授从专业的角度解释了广富林遗址的重要性。首先,广富林遗址在上海是分布面积很大的一个遗址,在这个大区域里可能不止一个聚落点,应当是良渚时期相当重要的聚落遗址。第二,广富林遗址的发现很大程度上丰富了钱山漾类型的遗存。钱山漾遗存自上世纪30年代发现以来,目前主要是湖州钱山漾和上海广富林两处。良渚文化高度发展然后戛然而止,而且和马桥之前年代和文化面貌上都相去甚远。钱山漾遗存的发现说明了良渚文化就是演变到了这个时期,只是这个时期社会发展是否还保持着原来的高度,有待于将来更多的发现来解答。最重要的是,广富林遗址上还出现了称为“广富林文化”的一批材料,既有对良渚到钱山漾的文化传统的继承,也有很大的变化。这个变化虽然不敢说受到鲁南地区文化的直接影响,即便是间接影响也非常强烈,意味着这个社会又有变化。在同一个地点,有一个连续的文化过程,而中间的每一个阶段又有变化,这是广富林遗址本身的意义,期待进一步的资料整理,把“良渚文明去哪儿了”的故事说得更生动更精彩。
  领队陈杰对广富林遗址的重要性有着更加切身的体会。广富林的发掘为距今4500年前良渚文化结束到距今4000年之间的空白期,起到了承前启后的作用。广富林文化的确认,促使学界重新解释过去已经发现但没认识到的这类文化遗存。只有在保持比较正确的学术认识的基础上,大胆假设,小心求证,才能不断推动学术的进步。这也是广富林遗址对学术史的意义。
  孙庆伟老师最为关注的是在蒋庄的“进”和广富林的“退”之间所暗含的中原因素。他认为良渚文化的衰落是“内忧”与“外患”共同作用的结果。良渚的衰亡应该有一段类似于“禹征三苗”的失落的历史。“禹征三苗”代表了北方的夷、夏合作对付共同的敌人“三苗”,但是文献中失传了,唯一能看到一点痕迹的是禹死在会稽。这就回到了报告中提到的“大禹治水”的问题。良渚水利工程向我们提供了“治水”出现的可能性,包括技术方面的疏、堵相宜,更重要的是,当时已经有了把社会整合起来的机制。《禹贡》中提到,大禹治水最终能够成功是因为“德”,他保证了分洪淹没区的人们生活有保障。因此,良渚水坝的发现使我们可以放心认定大禹治水是历史事实。
  学科交叉、脑洞大开的现场互动
  经过对三个遗址的介绍和解读,现场气氛已经被点燃,老师和同学们纷纷表达自己的感想和观点,进入开放式的讨论。北京大学的夏正楷教授和李零教授两位重量级听众率先提问。李零教授戏称自己是“新石器盲”,而夏正楷教授作为环境考古的专家,虽声称自己是“外行”,但却抛出“水坝是防旱还是防涝”的专业问题。领队王宁远表示目前正在跟水文、水利、环境等多方面的专家合作对自然沉积层进行钻探,希望将来可以解答这个问题。
  受到鼓舞的同学们也纷纷大胆提问,生业经济和对良渚文化的时间与空间界定等方面的问题,反映了大家不仅对良渚文化充满了兴趣,而且比较深入的了解。
  [ 尾  声 ]
  现场几位学术嘉宾以及杭侃教授各自简要阐述了自己的感受,也表达了对未来的考古学家们的期许之情。
  孙庆伟:我有两个感受。第一,考古人能力太有限,以个人之力研究如此复杂的社会,常常感到束手无策。我们个人很渺小,无法理解那些伟大历史人物的构想。第二,回到具体的学术问题,我认为新石器时代末期中国的历史依然是南北问题而不是东西问题。在“夷夏东西说”特别是“三集团说”以后,从族属的版图可以看出华夏、东夷、和苗蛮;从政治版图上看,我们认为华夏和东夷是联合体,他们共同的敌人是南方的苗蛮和百越集团,所以归根结底仍旧是南北问题。
  张  弛:我继续呼应孙老师的感慨。今年已经是良渚发现80周年,但实际上我们知道的并不多,还需要比刘斌老师更大胆的构想和在座同学们的努力。
  刘  斌:考古有点像接力赛,从三十年前良渚大墓的发现,到古城、水坝的发现,形成对良渚文化的整体认识。一般的工作是做一样少一样,考古工作是做一样多两样,越做越辛苦,问题越来越多。我的下一个梦想就是可以一直追下去,并且靠同学们接力继续追下 去。
  林留根:考古就是不断发现,不断挑战自我的认识,也是不断深化的过程。实实在在的田野工作才能帮我们解决更多的问题。
  陈  杰:考古变得越来越细致化,我们不光要考虑宏大的空间,还要考虑到过去人类生活的衣食住行各个细致的方面,无所不用其极。考古的包容性特别强,可以跟任何一个相关的学科产生紧密的联系,是一个非常有前途的学科。今天学术活动的一个重要议题就是要大胆,我非常希望在座的学生如果有志于推进考古学的发展,胆子可以更大一些。
  赵  辉:今天我们在“渚水萦回”的题目下听了三场精彩的报告,从不同的角度、不同的方面加深了我们对良渚文化的理解。我要强调的是良渚社会极其复杂。广富林从长程的时段告诉我们在一个一般的聚落里如何从源头一步一步演变发展过来,这将会是一个非常精彩的故事。蒋庄遗址有两个第一:良渚的分布第一次到达长江以北;第二个“第一”我认为更重要。蒋庄遗址发现很多墓葬,不止有丰富的葬俗,还有很多暴力

    【相关资讯】

技术支持:网尽科技 Copyright © 2015-2020 浙ICP备17036153号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571-88752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