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事指南 建言献策 机构设置 良渚资料库

当前位置: 良渚资料库> 学术著作学术著作

凌家滩文化玉(石)器的形成和影响简论

作者:良渚遗址 来源: 发布时间:2013/12/9 13:27:33 点击率:820次

  简介:凌家滩文化,是分布于江淮地区巢湖以东裕溪河及周边沿江地带的一支距今约5600(或略早)-5200年左右特征鲜明的考古学文化。相对年代与崧泽文化中晚期大致相当,或可能进入良渚文化早期早段。
  凌家滩文化以凌家滩遗址为代表,是一处背山临河,融于自然环境,集大片墓地、祭坛(含积石圈和祭祀坑)、大面积红烧土遗迹及相关巨石遗存等为一体的面积达160万平方米的特大型中心聚落。所有墓葬基本共同埋葬于同一个墓地,墓葬与祭坛的形成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墓葬间还表现出相对的分区现象。随葬品以玉石器特别是玉器为主,陶器居于次要地位,墓葬间出现严重社会分化和等级差别1,并以玉石器的生产制作、消费使用、贸易交流、功能拓展、内涵升华为核心,全面推进了技术水平的精细化、生产分工的专门化、组织管理的复杂化、社会结构的分层化以及思想观念的融汇化,在中国新石器时代考古学文化体系和长江下游地区的文明化进程中占有极其重要的地位。
  凌家滩文化的形成深深植根于江淮地区的土著文化,利用其沟通长江、黄河中下游的特殊便利的地理交通条件、区域的丰富地矿资源,在玉(石)器使用习俗、种类形制、组合功能、制作工艺等方面继承了宁镇地区北阴阳营文化的悠久传统2,并实现了与东北地区红山文化“唯玉为葬”特质的相互接触、碰撞和高层次的交流3,还与黄河中下游地区的仰韶文化、大汶口文化,长江中下游地区的大溪文化、薛家岗文化、崧泽文化等同时期文化保持密切联系,在此基础上兼收并蓄地汲取各考古学文化中的精华,吐故纳新,凝炼升华,以其非凡独特的繁荣新貌屹立于江淮地区的巢湖之滨4。 凌家滩文化的形成一方面标志着江淮宁镇地区自北阴阳营文化异军突起发展起来的玉石器系统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并以凌家滩遗址为重心,通过各亚区间频繁密切的文化交流和传播,构成了江淮宁镇地区相对统一、一脉相承、不断创新的玉石体系。还对同时期的崧泽文化、大汶口文化、仰韶文化、大溪文化发挥着持续而强大的作用,从而形成了以凌家滩文化为中心的势力影响达到太湖文化区、海岱文化区、中原文化区、江汉文化区的核心经济区5。另一方面太湖流域的崧泽文化利用其广阔的地域空间、优越的地理条件、统一的文化优势在长江下游地区的文化交流中也逐渐占据主导地位,强势考古学文化的潜力逐渐得到淋漓尽致的充分发挥,特别是在太湖北部、长江沿岸以东山村为代表的核心遗址利用沿江文化交流带的特殊区位优势,促进了内部文化的复杂化程度,出现了明显的社会分层和等级分化6,使得长江下游各地区的文化逐渐纳入到太湖流域为核心的文化体系,在此基础上形成了一个地理范围广大的“崧泽文化圈”7。凌家滩文化为代表的以玉石手工业为根本的“核心经济区”和崧泽文化为代表的以稻作农业为根本的“崧泽文化圈”的形成都是以各自的实力作为后盾的,它们在长江下游这个宽广的舞台上利用各自的能量相互竞争和相互交织,共同在文明化进程中向前迈进8。进入良渚文化阶段,江淮地区以凌家滩文化为代表的核心经济区至迟延续到良渚文化早期早段前后则发生了断裂、消亡与边缘化9,但凌家滩文化对良渚文化的形成、发展和繁荣产生了积极而深远的影响。而且红山文化利用了凌家滩文化作为时间和地域上的中间媒介间接地对良渚文化产生了很大的作用,同时红山文化以玉事神的共同强烈的宗教信仰和宗教维系社会整体性的经验,一定给了良渚文化社会极其深刻的印象,成为其以接力方式间接继承的极其重要的文化基因10。也可能正是基于这样的重大历史背景的巨变,长江下游地区文明化进程模式发生了重大的转变,导致崧泽文化与良渚文化虽有着继承发展关系,但崧泽文化大墓和良渚文化大墓的玉石器在种类和组合上却有明显的差异11,而且在良渚文化玉器的阶段性特征上可以得到体现,如在良渚早期早段主要为继承崧泽文化晚期玉器,其实质在某种程度上是凌家滩玉器系统的延续。早期晚段为凌家滩文化玉器系统向良渚文化玉器系统的转型或过渡,中期早段以神人兽面神徽的创立为标志,凌家滩玉器系统被全面突破创新并逐渐融合纳入了良渚文化玉器系统,成为良渚文化玉器的重要和有机组成部分12。从此良渚文化进入了最为辉煌的时期,视玉为通灵神物的核心地位在太湖流域以至长江下游地区全面确立,玉器的原料开采、生产制作和分配使用过程被一个强制性的高度组织化的社会系统控制,并且日益走向集中和垄断,社会分层结构体系中再分配方式完全确立,成为中国新石器时代考古学文化体系和文明化进程中最为耀眼夺目的一支。

作者:田名利

    【相关资讯】

技术支持:网尽科技 Copyright © 2015-2020 浙ICP备17036153号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571-88752208